大发平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发平台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大发平台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08 16:29:0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靠污蔑中国成名的“新疆问题专家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见风使舵的“学术”投机者。阿德里安·曾兹是神学教授,理应有一颗恬淡宁静的心,孰料却热衷于博取虚名,从美西方反华逆流中嗅得出名捷径,醉心于沽名钓誉。当他看到美西方借西藏问题干涉我内政时,认为这是“出名”的良机,便炮制一系列涉藏文章,有意提供给美西方政客和主流媒体炒作以“扬名”。现在,美西方把矛头对准新疆,阿德里安·曾兹看到涉疆研究是提高知名度的又一支点,便旋即转向新疆,在毫无学术积累积淀的情况下,拼凑出系列粗制滥造的研究报告,博人眼球、哗众取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阿德里安·曾兹 资料图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事实上,蓬佩奥的做法无论在国内还是国际都不得人心。朱锋说,“蓬佩奥一系列拙劣的做法在美国国内引起批评,因为这种单边主义做法不仅损害美国的利益,而且也根本没有尊重盟国意见和主张。”【环球网报道】路透社早前援引美国财政部网站消息称,美国周五对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等11名中国内地及香港官员实施制裁。据香港电台网站报道,香港特区政府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邱腾华认为,正好说明美国无理、持双重标准、行为蛮横、野蛮,这是粗暴干预其他国家或地方的手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们撒谎,我们欺骗,我们偷窃”,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的这句自我评价,恰恰也是阿德里安·曾兹一系列卑劣行径的最佳注解。近期,一名叫阿德里安·曾兹的“学者”不时上蹿下跳,不断臆造炮制“涉疆报告”,诋毁攻击中国治疆政策,企图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。阿德里安·曾兹是何许人?他又有何能耐被美西方奉为“研究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西藏和新疆地区政策的全球领先学者之一”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黄国健(图源:香港电台网站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与“东突”分裂势力狼狈为奸。2018年9月中旬,阿德里安·曾兹和“世维会”主席多力坤·艾沙等人一起出席联合国第39届人权理事会议;2019年,阿德里安·曾兹与“美维协”头目库扎提·阿勒泰等人一起参加美国“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”组织的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听证会,并发表反华演讲;2020年2月,他又联合“维吾尔人权项目”骨干爱丽斯·安德森、吾买尔·卡那特、阿布都外力·阿尤甫等“东突”分子通过CNN公布所谓的《墨玉名单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臆想连连的“学术”犯规者。阿德里安·曾兹惯以或然性推理代替必然性推理,频频使用“可能”“估算”“假设”等或然性词语,把严谨的学术研究变成任意猜想的儿戏,如《强制节育》中“新疆当局可能正在对有三个或以上孩子的妇女进行大规模绝育”“估计有164万已婚育龄女性”“如果准确”;又如《墨玉名单》中“泄露的文件是137页的PDF格式文件,很可能是从Excel或Word表格中生成的。进行这种假设的原因是……”这些把猜想当作必然推理而得出的结论有多少可信度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吴心伯进一步指出,“蓬佩奥频繁访欧在程度上是密集,但我们不应该意外”,如果要说罕见,只能说鉴于当前美国国内的疫情严峻,蓬佩奥却访欧推进“反华”议程,实属罕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结论前置的逻辑错乱者。阿德里安·曾兹常常采取先入为主、结论先行伎俩,将先因后果错置为先果后因,如《强制节育》预设“抑制维吾尔族出生率”结论,再罗织新疆全民免费健康体检是“查明违反计划生育行为”证据;预设新疆“限制少数民族自由”,然后将服务交通的治安管理摄像头列为监控民众自由的“证据”。这种预设结论的行径丧失学术底线,背离学术规则和职业道德,为学术界不齿。